追蹤
天空部落主題館
關於部落格
感受生命,更多不一樣的世界體驗,都在天空部落!
  • 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夏日冰紛祭
這夏玩哪裡
夏午茶時光
天空部落
露營
台北美食
溫泉
輕旅行
六合夜市
彰化
高雄
士林夜市
日本
火鍋
宜蘭
台中
台南
苗栗

《久石讓in武道館 ~與宮崎駿動畫一同走過的25年~》演奏會全紀實


  不過,我一點都不擔心。
 
  照過去一年一度隅田川花火大會的經驗,近百萬的人潮在東京都能在一小時之內疏通完畢,那麼就算是離久石讓in武道館開場時間已超過10分鐘了,我也有信心在開演之前讓大家及時就座,更有信心在整場演奏會結束後帶大家順利回到家而不至於擠在人群當中動彈不得,於是我隨著人群緩緩前進的同時,也一路輕鬆自在地順道欣賞了一下北之丸公園外圍的景緻。
 

  北之丸公園過去是江戶城的一部分,現在則規劃成公園,開放給一般民眾參觀使用。公園內除了日本武道館外,還設有科學技術館、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等公共設施。從東京METRO九段下站2號出口出來後最先看見的城壕是牛之淵﹙牛ケ淵﹚,再過去則是千鳥之淵﹙千鳥ヶ淵﹚,這裡一到春天沿城壕邊綻滿櫻花,是東京的賞櫻名所之一。
 

  踏進北之丸公園的腹地內,我們穿越了巨大的田安門,往日本武道館前進。田安門是現存舊江戶城遺留的構造當中最古老的,建於寬永13年﹙1636年﹚,已經有近四百年的歷史了,現被日本政府指定為重要文化財。
 
 ◎攝影‧文/楊思緯 http://blog.twmh.idv.tw/
  穿過田安門,視野頓時開闊了起來。沿著步行的道路轉了個彎,當平面八卦型的建築日本武道館逐漸從樹叢的遮掩當中現出屋簷一角的同時,我也發現了停靠在廣場一旁,一台像極了貨櫃車似的大型車輛。
 
  「啊……真是太好了!電視台的轉播車出現在這裡,也就代表,這場演奏會肯定日後會在日本電視頻道上播出,那發行DVD也就指日可待了!」我難掩興奮之情,心中雀躍不已。
 
  這一側還不是進入日本武道館的入口側。廣場前,排成Z字型的欄杆引導著人龍往入口的方向前進,我們一行人見狀也立刻加入了人龍的行列裡。


  途中經過販售久石讓相關商品的攤位,全都是久石讓樂迷的我們,在此駐足逗留了好一段時間。由於先前已經有了在日本參加久石讓特別演奏會《仲夏夜的惡夢》的經驗,我知道演奏會現場一定會設立這樣的攤位,於是行前就已編列好預算,只要出現我需要的東西就出手大肆搜括一番。
 ◎攝影‧文/楊思緯 http://blog.twmh.idv.tw/
  不能免俗的,現場當然會販售久石讓的專輯、樂譜,不過這些我都已經有了,於是把重點目標放在久石讓in武道館演奏會的限定商品。
 

久石讓in武道館演奏會節目手冊。




 

久石讓in武道館演奏會海報﹙到現在都還捨不得打開~




 

  現場還有一袋宣傳資料提供樂迷免費索取,裡頭包括久石讓演奏會小張的宣傳海報、吉卜力工作室相關活動的海報等。
 

裡頭還包含久石讓in武道館演奏會追加場次的宣傳貼紙。

 
  袋子裡也有加入久石讓官方樂迷俱樂部會員的申請書,入會費是¥500,年會費是¥3000。加入會員可以獲得會員證、一年三次的會刊、會員專屬信用卡、購買限定商品、最新消息與演奏會票券優先預約等禮遇。我問在場工作人員台灣人可不可以加入,可惜必須要有日本居留地址才能申請。
 
 

繼續沿著人龍前進,終於來到日本武道館正面入口側。
 

  八角形的建築平面設計,使得屋頂特別突出顯眼,據說大屋頂構成的稜線是來自於富士山的印象。日本武道館原本是為了東京舉辦奧運、鼓勵傳統武道而設立的,不過後來也成為舉行公演的場地選項之一,許多日本國內外知名藝人,例如披頭四、美空雲雀、SMAP、宇多田光、周杰倫、東方神起等都曾在這裡舉辦過演唱會。
 

  武道館原來的匾額底下懸掛著「崖上的波妞公開紀念 久石讓in武道館 ~與宮崎駿動畫一同走過的25年~」幾個大字,那是吉卜力工作室製作人鈴木敏夫題的字。
 ◎攝影‧文/楊思緯 http://blog.twmh.idv.tw/

  正面入口的一側擺放著成列的公演祝賀花籃,幾乎都是在工作上曾經合作過的夥伴,除了電視台、唱片公司外,還有演藝圈知名藝人,連不久前拍攝《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的女主角廣末涼子也身在其中。
 

啊!發現導演宮崎駿先生送來的花籃了!



隔壁是製作人鈴木敏夫先生致贈的花籃。
 

還有演唱過《天空之城》、《龍貓》電影主題曲的井上杏美﹙井上あずみ﹚
 
 
  照片拍得差不多了。現在時間是晚上6:00左右,離開演只剩下半小時,是該入場就座的時候了。踏進日本武道館正面入口,票務人員從我們手中一個接一個地撕走門票上撕開線外的另一角,我把票根留存好做紀念,隨後我們便順著路線指示,跟在隊伍之後,緩緩地踏進日本武道館的座席區內。
 

 
  踏進座席區,日本武道館寬廣的場館立刻印入眼簾。八角形的特殊形狀,每一側的座椅顏色各不相同,以地面的舞台為中心,像同心圓般向外擴散層層環繞包圍,而中間層兩側的對席,則是合唱團所在的地方。工作人員手舉告示牌穿梭在各區的座席之間,提醒觀眾演出中禁止攝影。
 
  我們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就座。待所有人都安頓好了之後,我更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場館內的中央舞台區。
 

  
八角形的中央地面層兩端點切線分割出舞台與S觀眾席,與S觀眾席遙遙相對的是超大型的巨大投影大銀幕,正以幻燈片的方式重複播映著宮崎駿電影的背景畫。舞台的一側是現場音響,S觀眾席的後方是影像中央控制中心。舞台上方兩側延伸出來的鋼架上,懸掛著與中央超大型銀幕同步的兩枚輔助投影銀幕,最頂上的正中央高高掛著一幅日本國旗,像極光般的燈光不斷幻化輪轉,投射在屋頂與觀眾席之間。
 

  
舞台前端的聚光燈清楚聚焦在台前的史坦威鋼琴上,鋼琴邊和指揮台的譜架前,很清楚地各有一顆小小的發光體,想必那一定是給指揮久石讓看的螢幕。樂團弦樂部以指揮台為中心,成扇型向外擴散,一直到遇到管樂部,座椅便呈現整齊排列了。
 
  「哇!光定音鼓就有兩組了,Double Bass更高達十六支呢!」我一邊數著低音提琴的數量,一邊對身旁的友人說道,並且開始期待等會兒演奏會開始後會感受到聲波音壓的衝擊,這是聽現場演奏會與聽CD不同的樂趣之一。
 ◎攝影‧文/楊思緯 http://blog.twmh.idv.tw/

  忽然間,廣播預告要開演了。我低頭看了看手錶,時間確實已來到預定開演時間6:30。現場尚未就座的觀眾紛紛開始就定位。
 
  「這是夢嗎?我們真的在這裡了耶……久石讓現在就在那舞台後面,再過不久就要現身了……。」團員中有人轉頭對我說,我也只能報以微笑。因為說實在話,我自己到現在也還很難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彷彿我個旁觀者,只是目睹了一場夢境般。
 
  現場的燈光一熄一亮,掌聲立刻響起。首先登場的是「新日本愛樂‧World Dream Orchestra」﹙以下簡稱WDO﹚。攜著樂器,團員沿舞台座席間的走道一一就座,待所有人都安頓好之後,首席豊嶋泰嗣的登台,又讓靜默下來的現場響起了一陣掌聲。
 
  首席給了一個A音作為標準音,隨後如層遞般的調音聲響熱鬧地傳遍了整個樂團。完成調音之後,現場忽然靜了下來,觀眾似乎都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紛紛聚精會神屏息以待。
 
  久石讓登場了,現場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攝影‧文/楊思緯 http://blog.twmh.idv.tw/
  久石讓先與首席握了手,屈身向樂團致意,隨後便轉身面向觀眾,接受大家的掌聲。久石讓向觀眾深深地鞠了一個躬,然後就轉身站上指揮台。當他手中的指揮棒一舉起,現場觀眾無不立刻屏氣凝神,深怕漏了個音符似的。
 

演出期間禁止攝影,以下演奏會畫面皆來自於《久石讓in武道館 ~與宮崎駿動畫一同走過的25年~DVD》
 
風の谷のナウシカ 《風之谷》

風の伝説 《風的傳說》
  久石讓手中的指揮棒一向下揮舞,兩座定音鼓輪流連擊的瞬間,在場觀眾立刻踏進了宮崎駿電影的世界,演奏會也揭開了序幕。開場曲是《風的傳說》。比起過去聽過的版本都要更加聲勢浩大,一開始就完全發揮了6管編制、200人交響樂團的優勢,帶給現場觀眾極具魄力的音響效果。
 
  當銅管部將象徵人類文明末日的號角聲高揚地吹響時,樂團各聲部的音響也逐漸淡出,只留下由樂團鋼琴手彈奏出兩小節的分解和絃,隨後久石讓立刻放下指揮的身分,坐進舞台前的史坦威鋼琴,獨奏出象徵著白羽青衣人翱翔於天際的主題旋律,大銀幕也顯示著電影《風之谷》那描繪出風之谷傳說故事的壁畫影像。主題旋律由久石讓的鋼琴獨奏緩緩唱出後,弦樂部逐漸加入襯底,像推升著御風使者翱翔的氣流,逐漸往天際爬升。到此,久石讓離開了鋼琴返回指揮台,原本以為要發展擴大了,一切卻突然嘎然而止。
 ◎攝影‧文/楊思緯 http://blog.twmh.idv.tw/
ナウシカ・レクイエム《娜烏西卡安魂曲》
  無伴奏的合唱聲響起,那是栗友會合唱團的聲音,緩緩帶出《娜烏西卡安魂曲》的沉重曲調。隨後弦樂部加入襯底,在部分管樂器加入後聲勢又略為擴大,隨後卻又在絃樂器的撥奏聲中回歸於寂靜。
 
メーヴェとコルベットの戦い 《海鷗與輕武裝艦艇的空中之戰》
  管樂器打出規律低音的同時,大銀幕上開始播放出娜烏西卡駕著海鷗滑翔翼逃離培吉特難民船,與輕武裝艦艇在空中纏鬥的電影畫面。這是《海鷗與輕武裝艦艇的空中之戰》,久石讓運用擅長的極簡音樂技法撰寫出來的電影配樂。透過各聲部樂器的重複堆砌、分割,塑造出聽覺上的緊迫感。當銀幕上娜烏西卡被王蟲海衝撞而飛向天空的同時,樂曲也無間斷地進入到下一首。
 
遠い日々 《逝去的往日》
  木管吹奏出像瀑布般流瀉而下的連續六連音群,這是娜烏西卡與王蟲不可思議的接觸。在東京少年少女合唱隊童聲齊唱出「La‧La La La–La La La」的旋律中,娜烏西卡漫步在王蟲觸手形成的金色草原上,那是預言中降臨在金色原野帶領人類來到清淨之地的青衣人。
 
鳥の人 《鳥人》
  樂曲接連進入到終曲《鳥人》。木管奏出三小節的前奏,弦樂音階迅速向上爬升之後,白羽青衣人又立刻展翅翱翔於天際。與電影原聲不同的是,這一次還加入了合唱團的合聲襯底,使得樂曲顯得更加壯大且富有魄力。樂曲繼續發展前進,來到原本應該現出鋼琴獨奏出主題旋律的部份了,卻在樂團齊奏了一個九和絃之後,隨後便接上了開場曲《風的傳說》嘎然而止之後原本該擴大發展卻沒有發展的那部份。聽到這裡,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是久石讓編曲上的巧思,他把《風的傳說》拆解成兩個部分,將組曲形式的武道館版《風之谷》前後包夾在一起,使之前後呼應一氣呵成,讓觀眾在最短的時間內再次經歷了一遍娜烏西卡的傳說。最後,隨著樂團各聲部的演繹堆砌,樂曲逐漸邁向終點,在銅管的帶領,豎琴撥奏、合唱團合聲與定音鼓合力的助陣下,樂曲被推向最高峰,大銀幕的畫面最後停留在腐海砂地裡娜烏西卡遺留下來的飛行帽,然後樂團全員齊奏了一個終止和絃下結束。
 
 ◎攝影‧文/楊思緯 http://blog.twmh.idv.tw/
  觀眾對演出的所有人報以熱烈的掌聲的同時,現場燈光迅速亮起。久石讓藉由手勢逐一將觀眾的喝采帶給團栗友會合唱團、東京少年少女合唱隊與WDO,然後便轉身向觀眾鞠躬致意,隨後又轉身返回指揮台上。
 
 
もののけ姫 《魔法公主》

アシタカせっき 《阿席達卡的傳說》
  一聲震撼人心的和太鼓聲,首先劃破了現場的寂靜,大銀幕上也現出《魔法公主》的電影標題。弦樂部和合唱團緩緩吟唱出幽冥神秘的低音前奏,彷彿在訴說著霧氣瀰漫的亞細亞山巒深邃美麗的深處,蘊含著不為人知卻又流傳已久的傳說故事。弦樂部的合奏帶出了悠揚又氣勢壯闊的主題旋律,隨後由木管承接,在栗友會合唱團的合聲引導下,悠揚的主題旋律再次重現,這一次卻又更加的壯闊瑰麗了。
 
タタリ神 《魔祟神》
  和太鼓再度獨自響起,切斷了原本聲勢已攀升到高峰的樂曲,令人感受到氣氛大大的相同。現場燈光逐漸暗了下來,小提琴持續的高音顫音進來了,一股山雨欲來的氛圍使得在場所有人都感受到有可怕的東西即將要現身。
 
  是凶暴的魔祟神!背負著痛處與憤怒而發狂,收集了充斥在大地上的詛咒,化身為巨大的邪魔,排山倒海而來,從那些數不清的毛孔中竄出滿是邪惡的東西,像蟲一樣不斷扭動,把接觸到的東西全都灼燒殆盡!
 
  當魔祟神在現場肆虐的時候,宛如怒火般赤紅的燈光在觀眾席間來回掃射,隨著緊湊凌人的音樂不斷地翻滾、沸騰,令在場觀眾感受到前所未有驚心動魄的臨場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