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天空部落主題館
關於部落格
感受生命,更多不一樣的世界體驗,都在天空部落!
  • 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秋冬秘境拍拍走
跟著花兒拍拍走
大手小手拍拍走
漸層飲
夏日徵文活動
天神屋台炒麵麵包
成旅晶贊
乳菓在一起
馬札羅咖啡
雪之下台北
夏午茶時光
小草作
這夏玩哪裡
夏日冰紛祭
天空部落
輕旅行
甜點
咖啡
早午餐
下午茶

【花蓮二日遊】我見我聞之二三事



疲憊而鬆弛的靈魂需要一場長程,不知未來沒有終端的旅行。返回台東上課前,決定讓北迴線走一趟花蓮,看看這塊全台灣最大最美地形最稀有的大縣,有多少我所未發覺過的神祕之處。

那一刻,讓自己無奈的、心痛的、煩悶的一切都該拋棄,對我而言旅行最大的意義是讓自己遺忘所有不需去多所留意的過往,讓那些如同旅者的行跡,走過一步便消失一步。

 
【二月十日】

二月十日早上六點起床準備妥當後,為了體驗從未搭乘過的太魯閣號,先前往了豐原火車站。七點四十八分左右的車子,車頭純白色,流線與尖頭的造型,就是大家所熟悉的火車那樣的感覺吧,但是外觀與顏色上乾淨了很多。

太魯閣號是沒有站票的,因為車體本身搖晃程度較強,有安全上的顧慮;加上顧及乘客品質,有很多搭乘太魯閣號的人和我們一樣,是要前往花蓮旅行的。

 

其實第一天早上時的事情很朦朧不清,除了好幾晚睡不好這個原因以外,感染造成的傷處那時候也才開始復元好轉,所以精神上並不是挺好。在車上迷迷濛濛的吃完味道普通的蛋餅後,豆漿喝不了幾口便感到不適,除了傷處容易因為坐姿而壓迫外,食慾不振該也是個原因。

雖然說很多人因為搭乘太魯閣號而暈車,但是對我而言,那樣的搖擺程度卻是剛剛好,我調好姿勢後很快入睡了,途中幾次睡睡醒醒睡睡,直到火車跨過北部,看得見東海岸,那一片明亮才使我勉強睜開眼。

 

那天老天眷顧,天氣很晴朗,藍色的天映在水深太平洋上呈現一片深邃卻不得近觸的蔚藍。那樣的美讓我讚嘆,只可惜真的睡意太濃,景致是如何美得要人窒息也無法將我拉回現實。很快的我又睡了過去,快到花蓮時老爸把我搖醒,我也依然處於昏昏欲睡的狀態。

 
++++++

出花蓮火車站以後,前來迎接我們的是先前就約好的計程車,要先載我們到民宿安頓好東西。司機是位約莫五六十歲的歐巴桑,嬌小的身板黝黑的皮膚,當地同行管她叫「黑美人」,很會說話,人也很隨和。這樣的性子正好也開了老媽的話匣子,聊著太起勁,司機甚至忘了和民宿主人交代已經接到客人這回事,只能說只要碰上相互契合的人,真的會容易什麼都忘了吧。

 

之後我和老媽提起對於那位女運將的敬佩,她卻只淡淡一句:「在這圈子,要競爭,要搶飯吃,有這樣的好本事自然理所當然。」

 

在從前如果聽到老媽這樣說,我一定會生氣,覺得她太看不起世界看不起人生;也會覺得她太殘酷太現實,甚至會感覺她是在嘲笑我的見識淺薄。然而現在隨著長大了,情緒和自以為是的利角被磨平,我似乎也能慢慢去理解體會老媽那些話語的意義,即便聽來不舒服,依然要去接受和面對。

 

我想,這就是現實。沒個三兩三,又怎能闖蕩世間,又怎有辦法在險惡中屢闖通關。

 

++++++



(第一天在海明蔚拍下的照片,那天相當晴朗)



到達民宿,那是位處海岸邊的兩棟建築,一棟漆成純白的水泥透天樓和一棟看來相對舊的木屋;一棟新館一棟舊館,兩棟各有其特別美感,新館明亮,舊館樸實。

民宿起名作「海明蔚」,取了海天明亮且蔚藍這樣的意義。關於民宿其餘更美之處稍後些再來慢慢提起。


++++++

 



安頓好行李,帶著簡便的隨身物品,第一站前往了遠雄海洋公園。在那裡鬧了點糗事,先前並沒什麼聽聞遠雄海洋公園,並不是很清楚那是遊樂園,還讓老媽在公共場合大笑了我一通。

 

到時正好中午,大家都餓了,便先隨意找了間日式餐廳點了東西來吃,那裡的東西頗貴,都是兩百五十左右的價位,不過觀光地區似乎都是如此。我點的泡菜拉麵滋味頗微妙,那似乎並不是放韓式泡菜,而是比較偏台式的,我一邊吃一邊思考那究竟像是什麼,卻始終沒什麼頭緒,或許那味道真的太少遇到了吧,顏色有些紅棕色倒是挺平常,很喜歡的一點是湯裡頭幾乎看不到油脂飄浮。

 

在用餐那一樓,是餐館密集,像是美食街的地方。一點時有場嘉年華遊行,所有的表演者都打扮成海洋生物,還有一位海皇后,個人沒有看過多少的秀,所以對於那場表演的水準,個人沒有太多標準評斷好壞,但是就我而言,那是一場好看的秀,外國的雜耍團功力實在了得,印象最深刻的是兩個打扮成小魚的小女孩和始終踩著彈簧跳躍的王室大臣。

 

裡頭的遊樂設施程度算中等,刺激性並不會太強。稍微印象深刻點的是他們的纜車,是採單索懸吊,如果風大些很容易造成搖晃,感覺驚悚了些。

遠雄海洋公園的走勢可以看出,他們最主要的賣點很早開始就不是遊樂設施了,而是精心策劃且密集度高的秀場。遊樂設施一直在那裡很難變動,秀場卻時時可以創新,技巧水準與精采度更不在話下。

 

讓我感覺印象稍差的是他們所安排的海獅秀及海豚秀,並不是他們的表演不好,恰好相反,他們的表演堪稱優秀。然而由於先前聽聞了許多關於這類秀場的內幕,有很多很不好的印象,甚至我是反對這樣的活動與表演的。但為了不掃爸媽的興,我隱藏了我抗拒的心情,陪著進去看,聽到爸媽開心的笑聲,我在想著,有些事情是否是我想得太多?

 

最後時間將近五點,和爸媽一同搭上了摩天輪,由於休園時間在即,加上非假日與淡季人潮稀少,那趟摩天輪就只有我們三人,就像是包下了整座摩天輪一樣。老爸很愛偷拍,拿著手上那臺出門沒多少次的NIKON單眼便對著我和老媽拍個不停,他說著那台單眼等我順利畢業後便會轉給我用,然後要再升級買更好的【吐槽:老爸你都用到NIKON了還不夠好嗎】。

 



(當晚在海鮮餐廳點的海鮮鍋,料相當的多也十分新鮮,最奇蹟的是這樣一鍋只要五百塊)


用過晚餐,結束第一天的行程,全身上下由搭車所帶來的疲累感居多,泡個茶看看電視聊聊天後,我很快的睡著了,並期待著第二天的旅程。

 

【二月十一日】 



(漁船在如果開在如此近海處其實是會被海巡隊警告及取締的)



(海明蔚的舊館,兩天的住宿都是在舊館的一樓,走出去便是海天的視野)



第二天的雲層和水氣都稍稍厚重了起來,起床時感受得到微微涼意。約莫八點起床,做點準備後在新館用餐。那裡的早餐是西式的,很是簡單的半熟荷包蛋、火腿片、烤馬鈴薯和生菜、手製麵包。他們的咖啡很棒,沒有過度的苦澀,只是我的體質依然無法接受黑咖啡,淺嘗之後還是放了半包糖和奶精。

也試著嘗了下芝麻豆漿,完全是我喜歡的味道,喝到底下時的芝麻香很讓人再三回味。

 

用完餐的空暇,我到外頭四處走走瞧瞧,今天的海岸沒了晴空搭稱,看上去陰鬱了很多。起的風涼涼的,有種淒楚的味道在心頭攀升再環繞。我很想再湊近深深的海水想再多加感受從海上帶來的空氣,只可惜我依然存有幅度頗大的害怕。我懼水,懼怕到會將大江大海的滔滔與死亡、吞噬畫上殘酷的等號,我也不懂為什麼我會對它如此懼怕敬畏,或許是漂漂蕩蕩又碰不著邊際的感覺讓我不安吧,其實我是相當怯懦的膽小鬼呢。

 

從高中開始,腦海裡就會有一段不知哪裡生來的文藝影片似的段落。也是在這樣灰灰陰陰的海邊,幾只漂流木擱淺在了灘上。有個人要轉身了,要離別了,後面那人卻又生生不捨的擁住他,好像一場本該無止境的,深沉美麗卻又不似真正情愛的牽繫就這樣硬生生的被打斷,使人備感胸悶難受,有趣的是在我的內心世界裡那兩個主角的形象很朦朧、甚至是沒有表情的,單單是那樣的氛圍讓我體會到了其中的苦楚,即便我沒有體驗過,那些在腦中不斷巡演的情節依舊使我感傷,那是足以延伸到世界盡頭的感傷。

 

也許於我心頭,一直想要的都不是轟轟烈烈的感情,而是很安靜很安靜,卻又深刻無比的兩人,甚至一切都不需要太過具體,我想要的只是彼此的淡然吧,那樣的關係似乎很深奧,對我而言內心交流遠遠比實際給予要來的重要得多,大概這就是藝術型人格的理想主義吧。

 

 

在我胡思亂想的同時,嚮導的車子已經到來多時,也準備要出發了。坐上九人座小巴,準備往太魯閣國家公園出發。



 (小巴上令人莞爾的貼牌)



嚮導外號是阿中,一介退伍軍人,退伍時就是身在花蓮,於是也決定扎根在此了。這回的旅行聽了很多關於他的故事,不論是工作、家庭抑或是情史、婚姻歷程,一次次令我心生敬佩也無法想像,這位坐在駕駛座上純熟地開著車邊做著導航的大叔,也是位經過大風大浪的大人,那一瞬間他於我的心頭,地位如同英雄。我會想要聽到更多故事,也許才小小年紀的我,能夠得到更多不同的角度和見解。

 

老媽後來私下說,阿中就是個適合作嚮導的料,很愛說話,也擅常講解與分享,整體節奏也表現得很好,雖然私人行程是能夠做很大彈性的調整,然而程序也依然井然有序又不過度緊湊。

 

途中有經過慈母橋,那裡有段感人故事,大體是在講述當時的建橋工人於施工時,他的母親因為不放心而陪同在旁,然而在橋快要完工時母親卻先行病逝了,之後此事傳到先總統蔣中正耳中,令他也懷念起他的母親,於是將此橋取名作「慈母橋」。

 

然而現在搭在那處的紅紅的橋,已經不是先前的慈母橋了,原先的橋已經在民國七十九年的颱風洪流沖刷下摧毀了。只能說無論那是一處帶著多少深刻背景的地方,也依然敵不過天災與時間的摧殘。

 

中午時在綠水做了歇息與用餐,那邊的餐點雖然貴了些但是味道真的很不錯,墨西哥牛肉飯的辣味剛剛好,奶茶的味道也很不錯。

 

飯後在綠水步道進行餐後散步,那裡的路很不好走,因為前晚的下雨而生了很多綠苔,但是空氣品質確實是好,有看見石頭上生了地衣。老媽笑著我們家裡的人全是愛與山打交道的孩子,擅長爬山健行卻對於水上活動相當不在行。

沿路認識很多的植物,阿中還說了段關於他碰上踩到捕獸夾的山羌的故事,他為了拯救被夾斷腿的山羌而和單位中心聯絡,誰知道警察和當地人早有勾結,這樣一個聯絡,反而讓山羌被帶走,成了下酒菜了。

 

現實便是這樣殘酷,不求救,山羌便是倒在路旁等著死期到臨;求救了,山羌還是會被捉回屋內宰殺烹煮。有多少時候,碰到一件事情,不論如何的處理如何的經過,也難逃同樣悲慘的結局?

 

太魯閣最有名的九曲洞和燕子口我們都未前往,九曲洞是由於落石坍方嚴重需要整理而封路了。燕子口則是外來旅客太多,為了躲避太過盛大的人潮,選擇不前往。

 

燕子口那裡出現的外來人潮多得嚇人,也常常會出現落石砸傷人的意外。但是其實那樣的意外是有理可循的,Y型縱谷地形,人很多,一次幾百人的數量,加上高分貝高頻率的談話聲不間斷,很容易的就會把石頭給震落了。掉下小的還算幸運;如果是大的,根本連安全帽也擋不住。


+++++
 

離開了太魯閣,接著前往「慕谷慕魚」,這個美麗的名稱是來自於太魯閣族的語言,描述當時來到此地的太魯閣族人。Mukumugi,沒記錯的話是這樣拼的。

 

裡頭的路況由於前一天下雨加上冬季山區天黑得快而不是挺穩定,路段也狹窄,所以嚮導必須隨時隨地留意下山回程的車輛,和對方維持密切聯繫,才知道如何控制車速,並將車子停在好讓路的地方。這種時候最困擾的便是難以預測的私人車輛,阿中說走這段路時必須學會時時遠看,並要聽取四面八方的聲音。即便忙碌如此,阿中的講解自頭至尾仍是鉅細靡遺絲毫不漏,連尾隨後頭的旅人也忍不住湊近過來傾聽,二十五年嚮導功力真的不是蓋的。

 

關於其中的銅門村,這裡有段悲慘往事,他們是台灣頭一個因為颱風土石流而慘遭掩蓋滅村的村落,十八人因此活埋,災難往往來得太快措手不及,現在車子經過的、腳踩過的,都曾是一座村子,這是多令人唏噓惋嘆的一回事。那裡的奇蹟是一座豬舍,由於後方的一塊大石頭而躲過了遭土石掩埋的悲劇。

現在的銅門村是努力重建後的風貌,然而有些村民依然住在海拔較低的臨時組合屋(現在該算是永久屋了),那邊較靠山腳生活方便得多,有些可惜的,銅門村已經不容易再如過往一般了。

 

清水溪的顏色呈現青藍色,有「台灣九寨溝」之稱,水的顏色其實是由於大理石中的硫酸鈣在水中慢慢解離釋出,而後懸浮在水上造成的美麗色彩。如果潛下去看的話水會是純透明的,整個乾淨透明而稀少的顏色,很像會流動的藍寶石,也像是循流不止的礦產,美麗的瑰寶。

 

之後在參觀路線的最高點龍澗發電廠下車,在外微晃了幾周,那裡的山壁之美不輸太魯閣的峽谷地形,谷間回響的溪流聲很是霸氣也很能夠沉澱心靈將心頭的塵埃沖刷而去。空氣帶點涼意,如果不帶件外套很容易著涼。

 

而後下山前往夜市,今天的行程算是結束了。夜市裡老媽展現驚人的排隊與買東西功力,總共買下三分燒烤、一份東山鴨頭、兩份棺材板、兩隻牛B糖葫蘆、一碗酥皮濃湯、兩碗紅豆湯,還在那吃了一些羊肉,只能說當晚大家都成了大胃王,相對起來我應該是吃最少的,但是那條夜市的東西,真心是相當美味的,只可惜食量是真的有限。

 

當晚氣溫開始升高了,為了讓撐得飽飽的肚子舒緩一下,到外頭去晃了幾兜,外頭到了夜晚時視線並不好,所有一切受到夜幕掩蓋都是那樣朦朧,海上變得只看得到浪花前進又後退,隨著漲潮,白色零碎的足跡一次次向前,有條可以下坡的小路,旁邊點起的燈大約只有燭光的亮度,每一步都要小心謹慎,卻也挺有重返自然的感覺。

 
【二月十二日】


(濕滑的鯉魚山步道)





(鯉魚潭的景色)

第三天只有早上的行程,下午必須回校了。經過簡單的早餐與收拾行李後,同樣由阿中帶著,我們先行前往了鯉魚潭。

 

鯉魚潭有分為可以往上爬的鯉魚潭步道、鋪了柏油的環湖步道以及遊湖的各式船與遊艇,環一整座湖的話一般來說要走上兩個多小時,爬上陡峭的步道的話似乎是要耗上一個多小時,但是那時因為時間問題以及天雨路滑,步道只爬到了可以看見山櫻花的地方,環湖路線也只走了一小段便必須回頭了。那而當真湖光山色,一大片清澈的湖看出去是朦朧的山嵐,當天氣壓較低,山色嵐影又更加的神祕莫測。

 

湖邊的石桌石椅上,阿中泡好了茶水和咖啡等著我們,他似乎很開心碰到了同樣喜歡咖啡和茶的爸媽,像是碰到了難得的知音,他不斷的讚嘆,接到我們這樣的客人很棒云云的,我相信他是由衷的,聽來覺得,有這樣優秀的父母著實是我的榮幸。

 

阿中的咖啡喝起來酸酸的,他解釋說這是果酸咖啡,酸度較高。有些不習慣,但也是挺好的體驗。

 
++++++

茶敘休息後直接前往白鮑溪尋找玉石,阿中提供了幾種尋找玉石的方式,要看出玻璃質、透明度以及色澤等等的,但是對於初學的我依然有些困難,加上溪裡苔石很多有些困難於行。然而習慣以後,涼涼的溪水很是舒服,我百無聊賴的在溪裡面翻翻又找找,找到最後有些無奈了,只是不斷看到長相酷似的蛇紋岩,無奈之下拿著平板狀的石頭打起水漂兒了。於此同時我隨手往水裡一拾,竟拾到了一片美麗的白玉,這便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實例嗎?

 

接近中午,我們必須離開白鮑溪了,撿了不少玉石,看見老媽滿足的笑容,想想真的也有趣,這樣的行程,並不是時時都能夠安排的。

 

接著為了讓我去搭車,時間上有點兒趕,但是幸好在作了最壞的打算之後我還是有趕上,而且早了二十分鐘。午餐隨便買了小七的紅酒牛肉飯以後匆匆地背上笨重的行李,我和爸媽揮別,離開了花蓮。

 

二月十二日中午十二點四十八分,我在花蓮吉安火車站搭車,背著行囊準備返回東大。

 

走之前阿中開玩笑的對著我說「啊,很捨不得吧,要和爸媽道別了。」,在我來不及說些什麼時,老媽先行開了口:「別擔心啦,我家的孩子都訓練得很好,他們都可以很獨立的。」

 

其實我心裡頭是真的很捨不得爸媽的,但是聽到老媽這番話,我硬是將那樣的感受壓了下來,從小我就不會對爸媽撒嬌的孩子,很多的心情就這樣放在心裡也很好。如果父母認為我能堅強了,我更不能夠讓他們失望,我必須放下想要依賴和尋求安慰的懦弱,努力的往前行。我一直想著,我絕對要做到不靠任何人,也能憑著強韌的自尊活下去。

 

我一邊思考著一面慢慢嗑著午飯,紅酒牛肉飯的味道很不錯,配上蜜茶也很解膩。我帶著思緒滿滿的心情結束了旅行,能這樣和父母一同出遊的機會我想已經所剩無幾,該說這樣大的年紀了依然有機會和家人一同出來玩是種幸福。

我抱著滿足的心情看著窗外不斷掃過的景像,樸實的東台灣,在過了池上站以後我忍不住昏昏睡去,醒來時已近台東,該收心了,我的假期結束了,各式新的未來還在等著我。

FIN.

Hansel 2012.02.15

本文由Hansel1993優質投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